竹鼠养殖首页
销售热线   010-53279888       0315-5918118    客户热线   0315-5913666
OA登陆 邮箱登陆 简体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
新闻中心
竹鼠养殖官网怎么样
业内动态
竹鼠养殖注册
公司新闻
中国的密码,西方的奇迹
    您现在的位置:竹鼠养殖 > 特种养殖 > 正文 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6:31

中国的密码,西方的奇迹

  文/牧猪人  4、中国是一个文明 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困惑,什么是中国?  是指这一片土地么?可是中国的版图并不固定,1000年前的黑龙江算不算中国?  那么是指某个政权么?可是中国历史上朝代更迭,稀松平常,中国到底是指哪个朝代?是清朝?是明朝?还是唐朝?都不是。   那么,中国在哪里?什么是中国?  中国是一个文明。

  亨廷顿在书中说,中国“是一个装扮成国家的文明”。 大多数文明中包含多个国家,而中华文明只有一个国家,那就是中国。 如果把中国当做一个文明或文化,那么上面的那些质疑也就迎刃而解了,政权可以更迭、版图可以变换,但文明依然是哪个文明。 还记得上一节讲到的么,文明可以——  “历经政治的、经济的、社会的、甚至意识形态的动荡而幸存下来。

”  无论你怎么改朝换代、兴亡更替,只要人还是那批人,文明就可以顽强地延续下去。

  对于国家与文明的区别,还记得顾炎武的那段话么?  “有亡国,有亡天下。

亡国与亡天下奚辨?”曰:“易姓改号,谓之亡国;仁义充塞,而至于率兽食人,人将相食,谓之亡天下。 ”[1]  传统中国人所谓的“天下”,就是指“中华文明”。 “亡国”与“亡天下”不同,“亡国”只是唐、宋、元、明某个政权的更迭。 面临“亡国”的时候,是谁应该着急呢?那要看这个“国”是哪位君王的,“保国者,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”,却与天下之人无涉;而“亡天下”就不同了,那是整个“中华文明”的灭亡、整个“天下”秩序的崩塌,那将危及每一个人——所以,“保天下者,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。 ”  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但一国一姓之兴衰,却与老百姓没关系。   古人一点都不傻。   实际上不只是中国面临着这种问题,统一之前的德意志人一样为“找不到德意志”而彷徨。

歌德伤感的慨叹:  “没有一个城市,甚至没有一块地方使我们坚定地指出:这就是德国。 如果我们在维也纳这样问,答案是:这里是奥地利。 如果我们在柏林提出这个问题,答案是:这里是普鲁士。

”  席勒也发出过这样的呼喊:  “德意志?它在哪里?我找不到那块地方。

”  如果仅仅把德意志当成一个国家、某一个政权、甚至某个民族,都不足以说明这个困惑,而以“文明”之说观之,则“德意志”是存在的,“德意志”就是一个西方文明之内的“次文明”。   中国也是一个文明,这个文明的主体是中国,而其辐射的范围有多大呢?几乎可以涵盖整个东亚,包括传统的中原地区,南北朝鲜,还包括一部分的东南亚,如越南、新加坡;马来、印尼、菲律宾尽管华人不占多数,但这些国家的经济几乎都是华人主导的,华人与中华文化的影响力在这些地方也是相当大的。

历史上的一些时候,还包括日本。

至于藏蒙回,暂且不论。   当然,既然有“装扮成国家的文明”,那么也一样会有“装扮成文明的国家”。 不要多想...我还是在说德意志。   宗教革命之前,尽管德意志早已事实上四分五裂,但毕竟还是一个名义上的“帝国”,有着他们自己的天下共主德意志皇帝(长期由哈布斯堡家族担任),哈布斯堡家族以天主教为旗号成为德意志各邦的真命天子。   但新教崛起之后,很快发生了席卷整个欧洲的长达百年的宗教战争,在三十年战争之后,德意志彻底分裂为1700多个邦国与骑士领地。 很多德意志邦国改信新教,哈布斯堡家族无法再以意识形态号令各路诸侯。

怎么办?办法就是诉诸于民族大义,以德意志民族文化的传承者、继承人自居,以此继续作为全欧洲德意志人的“祖国”,这就是“装扮成文明的国家”。 当然,后来这招被普鲁士抢去了,青出于蓝了。   5、国际秩序与“华夷之辨”  韩愈在评价《春秋》时说过一句这样的话:  “孔子之作《春秋》也,诸侯用夷礼则夷之,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。 ”[1]  它的另一个表述则更加令人熟知:  “夷狄入中国,则中国之;中国入夷狄,则夷狄之。 ”  这是一句曾令笔者困惑多年的话。   在智人走出非洲之前,不存在文明;在西方人走出欧洲之前,则不存在世界性的“国际关系”。   古代所谓“国际关系”,其实只是某个文明之内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。

无论是在先秦华夏文明中,还是在西方近代之前,皆如是。  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,然而在两千五百年前,它却是一个类似于西方文明的、由众多国家构成的“文明”体系,一个“文明”的圈子,这个文明体系,就是“天下”。

  古中国人显然知道地理意义上,“天下”并不是世界的全部,他们知道遥远的四方之外存在着戎狄、蛮夷,但中国人所谓的“一统天下”却从来都不曾包括这些“野蛮人”,因为他们不属于这个“天下”体系。   这些中原小国有着相近的语言文字,共同的宗教、彼此交融的历史、共同的价值观念、乃至于共同的来源——它们都是来自周王室的分封,正如西欧中世纪各小国都可以追溯到查理大帝的分封。

而“不服周”的楚国,则被各国看不起;而欧洲也有这样一个国家,俄罗斯。

  今天我们熟悉的名言“落后就要挨打”、“弱国无外交”,在两千年前的华夏文明中显然是不能成立的,那是野蛮人的观念。

  楚国之所以被看不起,并非因其弱小;事实上恰好相反,早在西周全盛的时代,楚国就已经相当强大了。 第四位周天子是周昭王,他曾数次南征楚国,败多胜少。 周昭王十九年,天子亲率六军南征楚国,却大败而归。

《竹书纪年》载:  “祭公、辛伯从王伐楚。 天大曀,雉兔皆震,丧六师于汉。

”  要知道“六军”是当时周天子的全部直属的军队规模,按《周礼》之规,一军共有一万二千五百人,  “王六军,大国三军,次国二军,小国一军。

”  周天子亲率六军伐楚,却在汉水把六军丧失殆尽,可见当时的楚国已经十分强大,但却各国一直看不起楚国。 所以,这个原因绝不是因为楚国弱小、绝不是因为它落后,而是因为楚国属于一个华夏文明的边缘国家,它游离于华夏体系。

  这个“边缘”不是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的,而是从文明认同的角度来说的。

楚国原属商代旧诸侯,周克殷之后并不受待见,最终也只是被封了一个“子”爵而已,所以楚国对周室也一直存在某种抵触心理,后来楚国的一位国君熊渠甚至说出这样的话:  “我蛮夷也,不与中国之谥号”  然后楚君开始自称为王,其意在与周天子分庭抗礼,不再服从周王室主导的华夏文明秩序。 所以华夏诸国并不把楚国看作“自己人”,既然不属于华夏体系,那么楚国当然就在“蛮夷”之列了。   可见,各国之所以看不起楚国,首要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实力,而是因为它“野蛮”。

 
竹鼠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竹鼠养殖www.50348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